你真的幸福吗?还是要在别人眼中“很幸福”?

文 / NLP教练之道

1

你在按谁的时间表过人生?

现在女性容易焦虑,有个有形无形的时间表摆在她面前——几岁买房,几岁结婚,几岁要生第一个孩子…………

晚一步就觉得天要塌下来。这是什么生活?人生难道可以预定吗?有必要停下来好好问问自己:这时间表是谁定的呀?

这个问题真值得好好想想:孜孜不倦追求的“幸福”,是我们想要的,还是别人放进我们心里的?

只要这些东西贴上一个共同的标签——“幸福”,大家就觉得,“那是我的!”“是我要的!”

可是那真的是你要的“幸福”吗?还是你只是要让自己被别人看起来“很幸福”?


2

你在用谁的概念做“自己”?

林奕华常年在香港大学给学生上通识课。有一次,他在课堂上播放两则韩国房地产广告短片:

一则画面里是一间极尽奢华的大房子,女主人穿着晚礼服,在房子里优雅地弹钢琴,喝咖啡,她站在窗前极目远眺,窗外星光灿烂;

另一则是一个女人跟着朋友参观新家,边看边掏出相机,把见到的豪华冲浪按摩浴缸,大得吓死人的衣帽间、全套声控家电统统偷拍下来,脸上还不时流露出明显的羡慕嫉妒恨。

播放完毕,林奕华问学生观后感。学生回答:看完后好有压力,一方面羡慕这样高品质的生活,一方面又非常清楚背后不菲的代价。

但林奕华的感受截然不同:我只看到一个博物馆和一个美术馆,我没看到一个家。每个家都有不同的个性,就像世界上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。

商业社会打造出无数“你值得拥有”的美丽神话,于是“I deserve it,我值得这些好东西”成了时代金句。

这句话包含了一个态度:

我是一个盘子,我这个盘子这么精致,这么珍贵,放进来的东西当然得是好的,不然岂不糟蹋了我这个盘子嘛!但是你想过吗?当你把自己当成一个盘子,你就已经把自己放在一个被动的位置上了。

这些美好的东西,得不到就没资格幸福吗?

为什么别人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?

别人对我的感觉决定了我对自己的感觉?

很多人都说要“做自己”,可单单抛出这句话是空的。

到底什么是“做自己”?并不是我们每天多吃点维生素就能得到,也不是听广告说穿这条牛仔裤或去哪个地方旅行,就是“做自己”了。它需要你常常挑战自己,常常问自己问题,洞察自己。


3

我们真的看不见吗?还是宁愿选择视而不见?

林奕华有部直指幸福命题的舞台剧《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》:

女主人公“宝贝”起初一直在两个男人之间挣扎——一个是相爱但贫穷的男友,一个是富有但并不爱她的男人,直到双目失明,她最后选择的却是第三个男人——一个平凡得掉进人堆就看不见人,但那个男人却最能抚慰她的心。

我们就是那个“宝贝”,以为看得见,其实只是一直在找我们自己想看的东西而已,心是瞎的。

她曾让一个女生绑上眼睛,然后找个男生跟她交流,谈话过程非常愉快,女生也很开心。等聊完之后,女生把蒙在眼睛上的布打开,在场的每个人都亲眼看见,当那个女生一看到那个男生的庐山真面目时,眼睛里明显流露出失望——因为那个男生长得实在不怎么样。

但是她真的看不见吗?真的不清楚哪个人更适合自己吗?还是她根本就选择视而不见?

生活中亦是如此,我们真的不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更好的吗?还是因为一些暂时满足自己欲望的东西,我们宁愿选择视而不见呢?包括对自己。我们对自己有多麽的残忍,宁愿选择伤害自己的。


4

我们为什么这么急切追求幸福?

当我们看到铺天盖地的成功速成模式,还会有耐心慢慢按照自己的速度过人生吗?现代人全讲方便,甚至包括“快乐”,都希望最好来得很快捷。最好当我不快乐时,能把“快乐”拿到我面前,好让我看见。

可这些被创造出来的增味剂,全是加引号的。可是“快感”并不是“快乐”,那些增味剂带来的开心,并不是真的开心,反而会让我们的内心越来越不开心。

我们为什么这么急切追求幸福?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看起来很幸福,比别人更幸福?如果幸福是真的,又何须比较?何须在意它的呈现方式?

当我们真正停下来去看自己的时候,就会看到这其中冲突,就可以了解,为何我们苦苦追寻却从未抵达我所为自己设想的那个幸福快乐的“王国”。

就可以区分出哪些我们一直在做的,是与我们所追求的无关或相背离的,就可以调整自己行为的方向,真正向我们的“王国”进发。


本文从 搜狐 转载
上一篇
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