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可否听我说两句,由于公厕太少,我准备开发一款APP“嘀嘀拉屎”。当憋不住时就打开手机,按下“我要拉屎”,向周边小区和写字楼发送需求,由住户抢单。可以选择坐式,蹲式,价格不一。拉完付费并评价,可以评价是否有纸,WIFI等。让每家每户都成为公厕,O2O拉屎新模式。新婚夫妇刘小姐和张先生坦言,他们通过嘀嘀拉屎认识的。张先生说,刘小姐第一次来时很有礼貌,冲水盖马桶盖,很卫生,人很nice。刘小姐也说,平时在陌生人家里是拉不出来的,但那次拉出来了,有家的感觉。之后刘小姐经常去张先生家蹭屎,一来二去,便生产生了缘粪…
3
上一条
下一条,嘿嘿嘿~
发表
推荐段子
  白素贞:“法海,你不懂爱!”   法海:“老子连地段最繁华的雷峰塔都给你了,你还想怎样!”   白素贞:“Kao,可是开门的钥匙只有你那一把,都几百年了,从没有男人进来过,你这2货……”
最近流行一种高价回收记忆的服务,刚离婚的我俩立马报了名,卖掉了脑子里有关对方的所有记忆,但愿从此形同陌路。很快,我就结识了一位姑娘,并且迅速坠入爱河,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的时候,工作人员白了我一眼:“你们两口子真逗,前几天不是刚离婚嘛!”
我就想问问昨天谁是冠军 奖品又是啥
  伏尔泰咖啡瘾很大,一生中喝了数量惊人的咖啡。   有个好心人曾告诫他说:别再喝这种饮料了,这是一种,你是在慢性自杀!   你说得很对,我想它一定是慢性的。这位年迈的哲学家说,要不然,为什么我已经喝了65年还没有死呢?
  前两天听家人说件事,有个搞房地产的人,发了财,修了一座大庙,金光灿灿的,搞了一个落成典礼,架了个大台子,请小沈阳演二人转,四村八乡的人都去看。他特别慷慨,把乡亲们往庙里让,一人发一把香,“来来来。”   人稍一多点,他又不痛快了,“别许太多愿了,这是我家的佛。”